临港记忆

首页 > 走进临港 > 临港记忆 >> 信息详情

临港才子年终巨献,公职人员的日与夜——金岩

作者:金岩 来源:金岩 日期:2017/2/22 16:28:15 点击:1114 属于: 临港记忆

  春运抢票大战愈演愈烈,鏖战数周依旧颗粒无收。扫兴之余我便装作积极的样子,主动向领导请缨承担春节期间单位的值班工作。随着学生放假,主城区显得格外冷清,我呆坐办公室里百无聊赖。看望值班人员的领导见我一脸生无可恋,便道:“行政审批办里有一位是你的师兄,与你一样主动承担下全办值班任务,你如果没事可以找他聊聊天。”

 


 

  听说也是主动请缨,我不免冷笑数声,明明是买不到车票非要说得如此冠冕堂皇。师兄之名曾有耳闻,与陈浩、濮鸣锋、焦敏(男)合称临港“四小男神”。然而前三位或有妻儿相伴,或有红粉知己,唯独师兄形影相吊,孑然一身。听双双姐讲,师兄是复旦宗教系的博士,放弃了同济的教职来到临港工作,爱好加班,周末也几乎在办公室度过。

 


 

  对于这种终日沉溺于工作的高学历知识分子,我是皱眉头的。孤身一人,终日活在自己世界,长此以往注定孤独终身。“不妨去探个究竟,随手解救单身狗。”我悻悻然地说。

  至师兄办公室,见他正在通话,鼻梁上架着的眼镜透露着青年学者气息。手边文件井然有序,想必是处女座无疑。师兄见我敲门,示意我坐下,通完电话后便慌忙起身给我倒茶。听我说明来意,师兄歉意道,“西岛上有点事情我得马上去处理。”他边说边从右侧抽屉里拿出一本书,“最近读了一本历史书,见解非常独特,师弟要不先看看,我半小时就回。”我嗯的一声接了过来。

 


 

  书讲的是极乏味的文字考据,翻了翻我便索然无味地放下,倒是对他办公桌上物品摆放极有兴趣。张望之余瞥见电脑旁有一张信纸,隐约可见抬头“父母亲大人”几个字。虽说看人信件是极不道德之事,但我来此目的就是要帮师兄克服心理障碍,医生检查病人身体算不得侵犯隐私。顾不得自己还算是个知识分子,我便厚着脸皮读了起来。


父母亲大人膝下:


  近日收到二老来信,问我归期何时,儿不免愧疚万分。春节单位需要值班,办里同事或需照料父母妻小,或路途遥远久未归家,唯我独身一人,除了你们了无牵挂。自幼二老便教我与人便利,待得节后寻得两日空闲,儿再归家负荆请罪,望二老能解儿之苦衷。

 


 

父亲在信中对儿多有责备,以为儿不当舍五角场之繁华,来此荒凉不毛之地。儿知父亲素有上海滩情结,望子成龙,愿儿能在黄浦江边有一立足之地。然儿所期盼生活,不在高楼林立、车水马龙,不在灯红酒绿、华光璀璨,而在儿能尽己之才造福一方。父亲对临港印象,依旧停留在二十年前滩涂荒寂、芦苇丛生场景。此去经年,临港已换新的模样。

 


 

  如今之临港,人皆称未来之城,是上海科创中心主体承载区和国际智能制造中心。父亲总叹息中国制造业层级太低,高端制造逊色于人,为满街奔跑洋车而痛心疾首。临港定位为世界制造业高地,重点发展先进制造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,致力于把高端制造推向前沿,把先进制造推向世界,在太平洋的风口浪尖上谱写新的华丽篇章。假以时日,一系列高端自主制造产品将从临港走出,引领世界潮流。儿身处此大时代,每时每刻皆能感受到身边高昂的建设热情。儿亦深受鼓舞,每日像保尔·柯察金一样斗志昂扬、精神饱满。1843年,上海开埠,百年之后,上海滩已成远东明珠;时至今日,临港有梦,新上海滩指日可待。

 


 

  虽然如此,儿愿定居此地,不仅在于临港未来可期,更因此地面朝大海,生态和谐,芦荻飞花,渔舟唱晚,一如陶渊明笔下之世外桃源。每至清朗静谧之夜,儿便至滴水湖畔,见那几缕朦胧的灯光从远处投射到湖面,微微摇曳。白鹭振翅,蛙鸣鸟唱,丝丝晚风迎面拂来,顿感一阵沁人心脾的惬意。四周万籁俱寂,万点繁星溅起无限的遐思,恍惚间,时而仿佛置身梭罗的瓦尔登湖边,时而又仿佛临于李健的贝加尔湖畔,读书时代那些曾经困扰我多年的疑问也在这清凉的晚风中豁然开朗。

 


 

  父亲以为儿书生本色,当寻一教职方为人生最佳之归宿,怎可虚掷青春,为一机关职员。儿知父亲担心儿性格偏执,时常意气用事,在机关里定会处处受气。然而父亲对公职人员理解,依旧停留在一杯茶、一报纸时代。终日无所事事,专营勾心斗角,此皆众人对公职人员固有之偏见。人民所赋权力神圣无比,国之重器,非有抱负之人不能为。儿愿现身说法,告知父亲政府工作人员终日所劳何事。

 

 

 

  儿平日工作极忙,加班也是家常便饭。为争分夺秒,无论是吃饭还是去洗手间,儿皆健步如飞,唯恐在路上浪费一秒。时常通宵达旦,不知晨之将至。然而儿所忙之事,并非复印、送材料这般简单机械式劳作,而是极富挑战、利港利民之大事。儿目前工作是参与临港商业、旅游等项目建设,立志将临港打造成国际旅游度假区、南上海商业中心和世界知名学府聚集地。为了项目能够顺利落地,儿呕心沥血,殚精竭虑,中法艺术学院、海洋世界、冰雪之星、上海天文馆,儿或写过万言报告,或查阅等身书籍,一字一句,不敢有半点疏忽。经此辛苦,儿方无愧于心,无愧于临港人民殷殷期盼。父亲若至外滩,但见高楼耸立、黄浦江水向东流,除此以外无半分归属感。父亲若至滴水湖畔,环视全城,便可大声与旁人道,此地每寸土皆浸透吾儿之汗水!到那时,人皆羡慕,岂不快哉。

 


 

  儿知父所忧者,不在能否仕途亨通、财源广进,而在水土不服、言语不通,儿孤身一人至此,恐为当地人欺负。父亲如此担忧实属多虑。临港原属南汇,地处江南,自古民风淳朴、广被教泽,谈笑有鸿儒,往来无白丁,人皆慷慨好义之士。同事大多南汇人,儿每遇疑难辄执文叩问,同事未曾稍降辞色。儿愚笨,不能立解其意,同事便解释再三,直至儿心领神会为止。

  中国几千年政治形成极为完备的政治礼仪,无论开会座次、文章称谓皆有严格规定。父亲知儿素来自由散漫,不愿循规蹈矩,定为领导所厌恶。办公室有一同事人皆谓之发哥,儿每有行事不妥之处发哥即私下向儿指出,言辞恳切,语重心长,令儿感动不已。此外,几位领导对儿也极为和善。领导办公室在儿隔壁,每当路过儿办公室时领导必问候几句,一如幼时父亲过儿房门替儿掖被关灯。对儿所草拟文稿,领导必字斟句酌,删改再三,并告儿每字修改之原因,终至一字不刊方搁笔。儿从领导半年所学,实不逊复旦老师数年所教。领导知儿孤身一人来此,生活上对儿亦多有关照,心疼儿工作辛苦,多次请儿吃牛肉火锅,虽称领导,实如长姐。

 


 

  写至此,儿猜母亲一定又催儿回家娶邻村姑娘。母亲道听途说,以为上海小姑娘刁蛮,丈母娘挑剔,实不如家乡姑娘贴心。此实则以讹传讹、危言耸听之语。母亲且听我一一道来。

  此地南汇女子,皆贤良淑雅、性情温和之人。芦潮港姑娘如春光般明媚,唇不点而红,眉不画而翠,水一般极赋灵动与轻巧;泥城姑娘如夏日般热情,英姿飒爽,古道侠肠,银鞍照白马,飒沓如流星,一如梁红玉、穆桂英;书院女子如秋风般轻柔,娇花照水,弱柳扶风,翩若惊鸿,宛若游龙;万祥姑娘如冬日般温馨,蕙质兰心,秀外慧中,绝代有佳人,幽居在万祥。临港以外,南汇其他地方姑娘亦风采动人,各具特色。惠南姑娘容貌姣好,素一分则嫌白,黛一分则嫌青,大家闺秀,一颦一笑尽显老县城千年底蕴;周浦姑娘光彩夺目,顾盼遗光彩,长啸气若兰,烟霞轻笼,如王语嫣般典雅精致。其余地方,不一一赘言,若娶南汇姑娘为妻,定不负此生。

 


 

  然儿所心仪女子,不在厨艺之精、容貌之美、家资之丰,而在腹有诗书万卷,心系临港发展。腹无诗书则无以共剪西窗烛,心无临港则难得倚窗画峨眉。儿平日工作极忙,周末又沉浸读书,无分毫机会得遇南汇姑娘。儿酷爱读史书,纵观古今中外成大事者,无不先立不世之功业再思娶妻成家之事。待临港建成生态之城、创新之城、智慧之城,儿再思成家之事,愿母亲成全。

  姐姐在信中说,自己编程技术逾加娴熟,想辞职创业。临港为上海科创中心主体承载区,是创业者的乐园,姐姐可来此地注册公司。临港投资创业环境极佳,各大园区优惠政策频出。姐姐毕业于软件学院,若有软件情结可来临港软件园注册公司。软件园以国际、智慧、人文、生态四大理念为引领,这与姐姐天人合一的创业理念不谋而合。姐姐前日向我打听彩虹鱼研究情况,若姐姐想在海洋设备研发方面有所创新,建议入驻海洋高新园区。该园区以海洋科技研发孵化和科技成果转化为核心,姐姐定能在此得遇志同道合之人。 其他几大园区也各具特色,弟在此不再赘言,“一城六园”总有一款值得姐姐托付终身。对于信中提及的公司注册、运营模式等问题,恕弟愚钝,无以相告。不过人皆称临港企业服务局为临港首站,为创业者提供一站式全方位服务,改日姐姐若来临港,我陪姐姐去企业服务局咨询创业之事,定能答疑解惑、满载而归。

  儿从学校毕业便至临港,人生地不熟,刚开始因无人讨论学术而倍感苦恼。后儿筹建“临港青年学术巅峰会”,将临港当地有抱负、有理想的年轻人聚在一起。我们情投意合,肝胆相照,一起举办临港青年论坛,参加蓝精灵志愿者活动,尽情挥洒新临港青年的才情与抱负。儿虽曾因衣着不整被踢出巅峰群,但在生活上,会友对儿极为关照。每至午饭时分,组织人事办贾婧、唐莉敏等老师必在学术巅峰群里催儿去食堂吃饭,母亲再也不用担心儿因饮食无规律而胃痛了。除夕之夜,儿已在湖鲜尊订下一桌年夜饭,与诸位留守临港的好友一起看春晚、过春节,二老自不必牵挂。

   书短意长,待儿回家后再向二老禀报其他临港故事。假以数年,儿得以申请到临港双限房,便接二老来此定居,晨起送二老去西岛锻炼身体,暮时陪二老去南汇嘴赏月听潮,观千帆竞渡洋山港,看万花争艳滴水湖,不负父亲上海滩梦。

不孝子跪禀

  读罢此信,泪眼迷离,一面为师兄的临港情结所动容,一面又不禁想起自己远方的家人。我将师兄的信放归原处,起身走到窗前,见那申港大道两旁的桃红已经开了。她们仿佛正与我一样,静静地等待师兄从西岛归来……



回到顶部